公告版位
^ _______ ^ 現在還在當世外閒人呀.....

廣告贊助

《文章擷取自網路郵件,謝謝作者的分享》

華山獨臂挑夫3000余次登頂養家 拒絕乞討(轉發)

故事擷取自以下網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e815bb0100jcxk.html

『人的毅力可以戰勝一切』

我不知道故事的主人公能否感動中國,我知道他的確感動了我——

他告訴我,除了“自古華山一條路”之外,還有“自古人生一口氣”

自古華山一條道,萬丈懸崖間,他是唯一的獨臂挑夫。

 華山獨臂挑夫.jpg

20年前,這位獨臂挑夫的妻子身患重病去世,

給他留下鉅額的債務和兩個年幼的孩子。

爲了掙錢養家,焦慮萬分的他來到河南平頂山挖煤,

而不幸的是礦難降臨,事故中斷裂的鋼絲繩斬斷了他的左胳膊。

他拿著4200元賠償金,無奈返家。

回家後他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在荒山上平出幾畝土地,

可眼看就要收穫時,卻遭遇一場洪水,汗水和希望付諸東流。

他只得拖著殘臂再次走上打工路。

在遭遇了無數屈辱被當成“殘廢”拒之門外後,

獨臂的他,堅守著“決不下跪乞討”的底線來到華山,當了一名挑夫。

10年來,他3000余次登臨華山之巔,用血汗養活著一家老小,

撐起了殘缺的家。

這個男人來自陝南鎮,名叫何天武。

 

上山行頭:一個背簍、一支拐杖、一條毛巾

 

“其他什麽路都沒有了,我只有來到華山。”

回顧當年,48歲的何天武說:作爲一個殘疾人,

回顧找工作的艱辛與難堪,他覺得當挑夫的選擇非常自主。

當時,親戚朋友們出主意讓老何利用殘疾人的身份去乞討,

並且說“那麽多四肢健全的人都在乞討,你去也沒什麽。”

“人格要是丟了,買不回來!”何天武斷然拒絕了這個建議。

自古華山一條路,在這條路上經常幾面都是懸崖峭壁,

旁邊就是深深的溝壑,路窄得只能一個人經過而且

腳步要精確到一厘一分。

老何每天背負重達數十斤、上百斤的貨物,往返數十裏險關峻道已經10年。

10年裏,他背過飲料、蔬菜,也背過麵粉、煤氣罐,

往返華山3000餘個來回。

老何的行頭很簡單:

一個背簍、一支拐杖、一條毛巾、一桶水,加上簡單的乾糧。

老何說,由於做過疝氣手術,原來能背很重的物品,現在減輕了。

 

山高道險霧濃,滑坡去撿掉落的兩瓶礦泉水

 

5月26日早上5點,記者來到老何住處,準備和他一起上山,

吃完早餐後,老何開始“接貨”。當天,他要背120斤四箱礦泉水,

沿華山西線前往海拔2042米的中峰,全程約8公里。

這條路就是所謂的“自古華山一條路”,

沿途要經過“華山天險第一關”——五裏關、“華山第一險道”——千尺幢,

還有兩側千丈絕壁的蒼龍嶺……

走過這一程,老何要花六七個小時,可以掙到36元錢。

走在路上,老何背著的背簍“吱吱呀呀”響個不停。

每走一段,老何便要停下來休息一會,

他手裏那支拐棍放在背後支撐著背簍。

上午10點在玉泉院附近的時候,山中起了大霧,

一位挑夫突然發現前面的老何不見了,走在後面的記者頓時懵了,

這麽險的山道,老何不會出事吧?

大家呼喊著找到了老何,原來他是滑下一個坡去撿掉落的兩瓶礦泉水。

行走在千尺幢險道時,一共有276個臺階,上下只容一人通過,

斷臂的老何,不能像其他挑夫那樣,

累了可以換換肩膀,腳步不穩可以扶著鐵鏈。

在爬到這個險道時,開朗健談的老何沈默了,

他開始把注意力放在把握重心上了。

在攀爬蒼龍嶺的時候,老何的身子幾乎都要貼在臺階上了。

偶爾有下山的遊客經過身邊,他都會伸手去扶一把,

囑咐一聲:“小心,慢點……”

下午2時,老何的任務完成。

走完這一程,老何吃了點東西,中途歇息了一會兒。

老何說,兒子跟著走過一次,走完就哭了,自此不再亂花一分錢。

 

華山是他的家,華山石刻是他的識字老師

 

“我喜歡華山,登上山峰時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心裏真的好舒暢。

我願意在這裏待下去,因爲華山接納了我,付出有了回報!”

習慣彎腰駝背負重前行的老何,已經把華山當家。

因爲欣賞華山石刻,小學尚未畢業的老何培養起了

每天練字、識字的好習慣,如今老何家裏堆著他幾年來厚厚的習作。

他的房間內一直貼著一幅“拼搏”的條幅,

老何告訴記者,這個條幅挺適合自己的,

自己上山時雖然每走一步都很艱難,但只要有勇氣就能把事做好。

爲十幾萬元捐款愧疚, 一筆一筆地記賬

 

在採訪中老何告訴記者,他爲自己忍不住流眼淚,而感到無比愧疚。

原來自從4年前老何被媒體報道後,他一下子成了當地的名人,

並且還得到了陸陸續續的捐助。

這突然而至的名氣和十幾萬元的捐款,卻讓老何白了頭髮。

老何告訴記者,自己覺得壓力好大的,

有時候捂著良心問自己,爲什麽要這樣麻煩別人,

爲什麽自己不能把這些事情處理了?

好心人捐的錢和錢花在什麽地方,老何都一筆一筆記在本子上。

他用那筆錢把父母的債還了,還讓孩子在廣東上了學。

當記者和老何談到華山上工作的時候,

他始終是沈浸在自己那份快樂的驕傲的情緒當中,

因爲雖然在華山上他是彎腰馱背負重前行,但在他看來,

作爲一個人,正是在華山之巔,他重新站了起來,昂首挺胸。

 

十元錢辦張進山證好男兒萬事不求人

 

我的豫晉陝之行順利結束了,回到家第一個向驢友們彙報的,

不是華山的險峻、龍門的幽深、壺口的壯闊、太白的雄渾,

而是我遇到的一位堂堂的鐵漢子——華山挑夫何天武。

老何給我的震撼,是我近幾年生活中最大的一次。

我是在千尺幢下初次遇到何天武的,起初沒發現他與別人的不同,

直到需要攀鐵鏈時才發現他竟然是一位獨臂的殘疾人!

千尺幢、百尺峽、老君犁溝、擦耳崖,

這些險要的華山路,正常人尚且膽戰心驚小心翼翼,

這位獨臂挑夫背著沈重的背簍,

是憑著何等的毅力和體能才在這華山安身立命?

我放慢腳步,緊隨他的身後,用我的相機拍下他和他的背簍,

並觀察他一步一挺,用一隻手攀著鐵鏈,

艱難地在近乎垂直的峭壁上掙扎。

休息時,他把背簍放在一塊石頭上,

從衣袋裏掏出一個饅頭,連塊鹹菜都沒有,啃一口幹饅頭,

伏在溪水旁像動物飲水一般直接啜飲著。

我將一支煙遞到他的嘴上給他點著,把自己的牛肉幹塞到他的衣袋裏,

他不卑不亢地說了聲謝謝。

我們抽著煙,你一言我一語攀談起來,漸漸的我瞭解到他的身世和遭遇。

 

10元錢辦個挑山工的進山證,60元一月的房租在山腳租間小房,

憑著自幼練就的背功,靠著苦難帶給他的意志,

在這華山道上他已經掙扎了多年了。

苦到啥子程度就不願說了。

1公斤貨物背到西峰南峰掙6角錢,今天背了50公斤的水泵水管,

30元運費,一年刨去4個月的淡季,

天天早上6點起,自己燒飯,一步步在山道上掙命,下午傍黑下山,

還得四處覓第二天的活,不怕苦,就怕沒貨可背。

去年一個好心的遊客送他一部舊手機,買了免月租的卡,

人家有貨就可以打手機叫他,省得多跑路了。

每月能給家裏寄200元,總算盡到爲父爲子的責任。

創作者介紹

喬伊斯的異想世界

喬伊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A090307152
  • 我看了超感動 一般四肢健全的人 空手走一趟華山 就不容易 何況單臂 還要揹負50公斤重物 佩服 佩服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