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文章擷取自網路郵件,謝謝作者的分享

"脫軌"的快樂

我經常聽見熟識的朋友在電話裡抱怨,或是在偶而的聚餐場合裡唉聲嘆氣,

盡是推說,職場生活讓他們無暇顧及自己的生活品質,

或是根本沒有空隙去思考自己的存在意義,

總是日復一日,這一個月領完薪水之後,

期待下一個三十天之後新台幣再次落袋,

一年過了再repeat一次,不知不覺,頭禿了,小腹大了,

當時意氣風發想要如何大幹一場的豪情,全部不見了。

有一次,我就拉著「病入膏肓」的昔日同事,硬是要他請一天休假,

帶他搭捷運去了一趟淡水,坐在波光粼粼的河堤上吃著烤玉米;

回程去了迪化街採購滿滿一個背包的中藥材,又是固肝、又是養生的;

然後跑到剛開幕的「台北之家」,在下班的尖峰時刻裡,

坐在庭院的露天咖啡座,望著路上倉促奔波的城市人,我們各自

拿著剛買的書,各自在桌邊的角落裡讀了起來,

然後他突然抬頭,很是得意的說:

『沒想到這麼近的距離,也可以這般盡興。』

後來,他就經常「偷」時間跑到書店去看書,

或是跟著我去真善美戲院看那種觀眾很少的國片,

端著阿宗麵線蹲在騎樓的柱子旁邊忽嚕忽嚕的下肚,

有一個晚上,我接到他的電話,

他說,白天的會議讓他有一種挫敗的感覺,

他索性在回家的捷運途中下車,

跑到成都路的老咖啡館喝咖啡,跟老闆天南地北的哈拉許久,

所以他打電話告訴我,

原來治癒工作的挫敗感,不是去看一本很商業化的「勵志書」,

也不是去聽一種昂貴的課程教你「如何在三十歲之前賺到一百萬」,

而是主動出擊去做一些你一直想做卻以為自己做不到的樂子,

那樣的感覺,爽呆了!

那晚的電話連線,我聽到他雀躍興奮的聲音,

我自己幻想著他正走在西門町的路上,

左手邊是天后宮,右手邊斜前方是紅樓,

他那下班後的身影沐浴著台北的夜色,有一種幸福的光澤。

很多人都放任著壞情緒逐漸長大,辦公室的種種不滿,

跟著打卡下班之後打包回家, 壞情緒跟著你吃晚飯、看電視、甚至入睡,

隔天醒來之後繼續攪拌,幾個不得志的人聚在一起,

猶如後宮過氣的妃子,天天看著皇上過門不入,也只能數落新來的寵妃是狐狸精,

搞得跟你共事的伙伴都成了不共戴天之仇的敵人,日子還是得過下去,

但是,這樣殺氣騰騰的情緒,怎麼好留著過聖誕節呢?

無非就是「轉念」,那個「轉念」的樞紐就在自己腦袋裡的一個小開關,

人要懂得體悟、要懂得感動、要懂得踩煞車,

情報誌可以告訴你哪裡有便宜的餐廳哪裡有好吃的料理,

勵志書叫你 step 1做這個、 step 2做那個,這些都是表面的安心,

如果你沒有自我恢復的本領,任何花錢買來的忠告都是狗屁。

我自己稱這種自立自強尋找快樂的方法,叫做「墮落療效」,

搭一種從來沒有搭過的公車路線,拐進去一條從來沒有走過的小巷,

一旦發現此刻不做終身就會後悔的事情,卯起來也要排除萬難去搞定,

這些都跟賺錢與名利相去甚遠,在專家眼中可能是一種墮落,

但人生幾何,幹嘛時時刻刻把自己武裝成隨時戰鬥的獅子,

躺在床上睡覺也直挺挺的備戰如殭屍,何等累人啊!

去看一場電影吧!去聽一場演唱會吧!

去做一件很久沒有做,卻顯然可以讓你盡興的事情。

去他的通貨膨脹、去他的年終考績、去他的搖頭丸,

沒有人可以扼殺你自己的快樂,除非你自己不想好好過。

創作者介紹

喬伊斯的異想世界

喬伊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